男子打猎被熊整个咬掉半张脸奇迹存活,用小腿骨重塑面部,终能讲述当时一切

65岁的韦斯·珀金斯是阿拉斯加诺姆市的前消防队长。

2011年,韦斯和朋友丹·斯坦,还有丹的儿子爱德华·斯坦去阿拉斯加荒野打猎。

那天天气阴沉,下着零星小雪,他们三个人捕捉到远处的山上闪现熊的身影,于是开车翻山向猎物出现的方向追去…

上山之后,他们惊喜发现了熊留下的些许足迹,判断它就在前方几公里的位置,决定下车背着枪步行追寻,但走着走着,熊彻底消失了…

当时,爱德华和韦斯打头阵,爱德华在前,韦斯在后。

突然间,不远处的柳树后面的洞里冲出2米多高的庞然大物,全力冲向韦斯。

韦斯毫无准备,因为距离太近连背上的枪都没来得及掏,一瞬间的功夫,下半张脸几乎不剩下什么…

熊的牙齿锋利如剃刀,他的舌头、下巴全部被扯掉,血肉模糊中牙齿也只剩下不到一半。另外,他的一只眼睛也受到重创…

就在韦斯命悬一线时,本来正在发动车子的丹一回头就看见一头熊在韦斯身上撕扯。他立即掏出枪朝熊射击,熊放下了奄奄一息的韦斯,开始寻找攻击它的生物,它反应迟缓,转了好几圈才开始向丹冲过来。

千钧一发之际,丹的儿子拼命开枪,熊身中数枪,倒地不起,危险终于解除…

丹赶紧朝韦斯跑过去,查看情况,此时的韦斯已经面朝下趴在雪地里…当他费了很大力气把韦斯翻过来时,眼前的场景让他心里一颤——韦斯的整张脸已经“摇摇欲坠”,快要掉下来…

丹让韦斯尽量保持清醒,打电话求助了他的兄弟,他告知对方他们在荒野中的确切位置,然后就只能让韦斯将脸埋在雪里,焦急等待救援到来…

在救援抵达之前,被熊残暴攻击的韦斯虽然有大半张脸残缺不全,但仍有知觉。雪冰住了他的脸,为他减轻了一些疼痛,但泥土和一些残余组织堵住了喉咙,他不得不忍住剧烈的疼痛自救,挖出那些杂物…

可没多久,韦斯的情况开始不妙,他全身湿透,体温越来越低…

万幸在事故发生将近一小时的时候,救援直升机终于抵达,停在他们不远处,他还能在救援人员的支撑下勉强步行到直升机前…

随后,韦斯被直升机送往诺姆的一家医院,进行抢救。在接下来的四个月里,他接受了多次手术,从诺姆医院辗转转到西雅图的医疗中心。

为了重建他的面部,他的双颊被插入了钛板,颌骨周围被植入了钛肋骨,医生从他的小腿上取下了左腓骨,用它做了一个新下巴,把它安到下颌的位置。

至此,韦斯的面部才重新变得完整,但他下巴处的大部分肌肉已经不存在了…

手术后的几个月,韦斯都无法说话,只能写字和人交流,并且因频繁服用吗啡、阿片类止痛药,对药物上瘾…

医生告知他,他可能再也无法像正常人一样清楚地沟通交谈,也无法用嘴进食、喝水,而且如果不是在被熊撕扯时他的头恰好地偏向一侧,他此时已经没有气道了。

由于熊对他的一只眼睛造成了伤害,他的上面部也不再对称,无法逆转…

出院后,韦斯虽然保住了性命,仍然要继续面对毁容、药物戒断的痛苦,以及无法像常人一样生活的心理落差。

先不说药物戒断的过程堪比戒毒品,曾经健谈的他还需要克服沟通交谈的障碍,伤痛也无法用语言倾诉…

好在韦斯的意志力惊人,十多年的调养后,他的身体基本恢复,虽然脸上还是疤痕累累,但行动无碍,可以正常做大部分运动,除了游泳和跑步,因为他的嘴没有办法合上,下巴肌肉缺失…

最困扰的沟通问题也解决了,经过多年练习,如果他不情绪激动,能够放慢速度表达,大多数人也都能理解他要表达的意思。

现在,65岁的韦斯还是会去阿拉斯加荒野打猎,直面曾经重创过他的灰熊和麋鹿…

其余时间他都用来回复求助邮件,用文字分享康复经验,帮助和他有相似遭遇的打猎伤患度过精神难关…